直击江苏涟水扶贫攻坚战

  • 时间:
  • 浏览:118
  • 来源:成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工程大学教务系统_哈尔滨理工大学教务处

  在江苏省组织部门的安排下,经过层层推荐和筛选。来自江苏省级机关、高等院校、城区政府以及国有企业等单位的20名队员组成新一届的江苏省委帮扶工作队。

  面对凤凰网江苏的镜头,78岁的田金才坐在床边显得有些局促,一双手不时地捏捏衣角,嘴巴里蹦出的是感谢的词语。

  老人家的身后是一堵斑驳的砖土墙,墙上那扇用塑料布遮蔽的“窗户”被冷风吹得哔啪作响,“宣告”着这个家庭一贫如洗的境遇。

  田金才的家在涟水县陈师镇同心村。造访田金才家,需得先走过一座危桥,再淌过一段泥泞不堪的小路,才能望见她家这间破旧的小屋。

  采访中,田金才用一双布满老茧和褶皱的手紧紧拉住凤凰网江苏,述说着疾病一直是这个贫困家庭挥之不去的梦魇。

  田金才54岁的儿子刘月生患有肾病。5年前,他的妻子罹患癌症,在花费了10多万治疗费后撒手人寰的同时,也掏空了这个家庭所有的积蓄。因没钱做手术,刘月生失去了劳动能力,只能靠捡破烂为业。刘月生膝下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女儿们出生时,因为早产在“妇幼保健院也花了不少的钱”。

  田金才家有四五亩田。作为家里唯一的劳力,耕作的担子自然落在这位古稀老人的肩上。而这四五亩田里种植的豆子、水稻成了田金才一家唯一的收入。

  因为村子限时供水,为了防止错过供水时间,每天凌晨4点,田金才就早早起床打水烧饭然后下地耕种。在这个用水不便的村子里,对于田金才一家人来说,洗澡一直是件挺奢侈的事情。

  临别时,凤凰网江苏又望了眼那张破旧的铁床,床上除了一床褪色的薄被和一张凉席外,空无一物。田金才告诉凤凰网江苏这张凉席还是夏天时,江苏省委驻涟水县帮扶工作队队员毕英民掏钱给她买的。

  这个名叫“同心”的村子,位于涟水县的西南角。从村子穿小路行至镇政府约7.6公里,需耗时1个半小时左右,这个村子里不少人几年都难得去趟县城。作为驻点扶贫的江苏省委扶贫工作队队员,来自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毕英民老师,也许是这些村民们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外乡人。毕英民告诉凤凰江苏,同心村类似田金才家这样的低收入户,还有76户,低收入群体占比达11%左右。

  “因病致贫、因残致贫、因学致贫”成了压在同心村这样的经济薄弱村走向脱贫解困之路上的“三座大山”。

  2015年10月,中国政府正式提出,“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总目标。2015年10月14日,江苏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南京召开。在这次会议上,江苏省明确“十三五”时期以人均收入6000元为新一轮扶贫标准。

  目光再聚焦到涟水县。据涟水县扶贫办的数据,拥有百万人口的涟水县现有低收入人口13.45万人,在苏北地区排第三位。省定经济薄弱村38个,排全省第6位。有7个乡镇被纳入江苏省扶贫开发重点片区,占全省扶贫开发重点片区乡镇总数的七分之一。

  涟水县作为江苏省重点帮扶县,派驻省委帮扶工作队实施重点帮扶,成了江苏省扶贫工作的一个“惯例”。

  在江苏省组织部门的安排下,经过层层推荐和筛选。来自江苏省级机关、高等院校、城区政府以及国有企业等单位的20名队员组成新一届的江苏省委帮扶工作队。

  对于这些队员们来说,离开办公条件优越的机关单位,克服家庭及生活上种种困难,来到条件艰苦的涟水乡下,不啻于一场“上山下乡”运动。

  2016年2月25日,在队长孙国君的率领下,新一届江苏省委帮扶工作队正式进驻涟水县开展工作。一场扶贫攻坚战旋即在这座拥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苏北古县轰轰烈烈的打响了。

  江苏提出扶贫开发工作要确保完成三项目标任务:一是确保300万左右农村低收入人口人均收入超过6000元;二是确保省定800个左右经济薄弱村更高水平地实现新“八有”目标,村级集体收入达到18万元以上;三是确保苏北6个重点片区农村生产生活条件明显改善,12个省定重点帮扶县(区)分批全部退出。

  而“如何实现经济薄弱村和低收入农户长期有效增收”则是横亘在这些扶贫队员面前的一座急需攻克的“堡垒”。

  自打工作队进驻涟水开展工作的第一天起,19名队员就下村各自分别进驻19个经济薄弱村,并任驻点村。

  在工作队初来乍到的第一个月里,这些扶贫队员们走村入户做调查,为每户贫困家庭建档立卡,同时对驻点村村经济、村务、土地资源等方面进行一轮细致摸底。

  工作队想要通过这些详实的田野调查来找到一条克敌制胜的办法,发起一场围剿贫困的攻坚战。

  经过一番细致的研究论证,省委驻涟水帮扶工作队把目光投向天空,那份来自穹顶之上的财富。分布式光伏扶贫项目,成了工作队入涟后系列精准帮扶措施中的“主打产品”。

  站在光伏电板前拍照,祝贤村村民崔长四和田金才一样显得很不自然,但崔长四告诉凤凰网江苏,他其实是愿意为光伏做做宣传的。在我们来访时,崔长四正坐在自家门前的矮凳上剥着花生。崔长四告诉凤凰网江苏,因为今年天气原因,他家种的几分地的花生长势不太好。

  崔长四今年61岁,几年前因骑摩托车摔伤了脑袋,花了11万,又因为没钱继续治疗,他的一块头盖骨也被拿掉了。自此,塌了半边脑袋的崔长四患上羊癫疯,不时发作,而他的妻子则患有心脏病。一年全家医药费支出颇巨,而崔长四家里的田地又很少,这个家庭几乎是赤贫,并且负债累累。今年,崔长四安装了8块光伏电板,预计1年纯收益3000元。每天“晒晒太阳”就能多了一份稳定的收入,这让崔长四很高兴。

  三里村村民潘龙伍则正盼着自家快点装上光伏,“每年多份钱”。潘龙伍今年53岁,6年前妻子落水身亡,而现在他的3个子女都在读大学,是个典型的“因学致贫”家庭。潘龙伍希望,光伏增收的那份钱能够帮自己在今后这几年的苦苦煎熬中,多份支撑的力量。

  吕祥定点帮扶的兴旺村共有780户,人口3230人,其中低收入户168户,低收入人口543人,被列为省定经济薄弱村。来自银行系统的吕祥接任兴旺村后,利用自己的资源,去南京上海找科技公司。然后牵线把银行、光伏企业和农户三方聚在一起,商讨出一个适合在兴旺村推广光伏扶贫的方法。

  8月份以来,光伏企业上海沪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夏清春被吕祥拉着,三天两头就得往兴旺村的田间地头里钻。

  夏清春告诉凤凰网江苏,驻涟扶贫工作队推行的这份光伏扶贫方案可以让农户不花自己一分钱就能享受到光伏扶贫带来的实惠。方案中明确,光伏设备费用一部分由省财政“十三五”期间对建档立卡低收入户每户每人1600元的扶贫补助资金支付,剩余部分则申请2.2%的银行小额扶贫贴息贷款,光伏企业提供担保,每年还款则从光伏发电产生的收益里扣除。扶贫队员们将其称为“借鸡生蛋”模式。

  夏清春测算,除去成本,每户低收入农户平均一年大概可以有2000元的纯收益。

  可是这份看似“白送钱”的方案,扶贫队员们在推行之初却阻力不小。每天都在与农民打交道,可是对于这些驻村干部来说,与农民沟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扯上钱的事”。

  在吕祥所在的兴旺村,当吕祥在拿着这份方案入村入户宣传时,低收入户们大多反映冷漠。“村民要有示范的,没人带头,你掏钱给他,他都不愿意,他们害怕自己吃半点亏。”说着说着,吕祥显得有些无奈。在有了“尝到甜头”的先行者之后,村民们也渐渐放下的戒心。“今天早上8点开始,咨询报名装光伏的电话就没有停过。”吕祥有些得意的说道。

  目前,兴旺村已有20户低收入户光伏入户。今年,兴旺村将进行光伏的整村推进,“年底之前,167户低收入户将全部装完。”

  近几年来,光伏发电一直被视为安全、保险的扶贫方式,并列为国务院扶贫办“十大精准扶贫工程”之一。国家发改委2016年4月5日发布《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提出在2020年之前,重点在前期开展试点的、光照条件较好的16个省的471个县的约3.5万个建档立卡贫困村进行。江苏省也在今年出台了相应的光伏扶持政策。

  鉴于涟水县村镇经济较为薄弱、可利用资源较为单一、加之土地较为贫瘠,低收入农户长期增收乏力的现状,大规模推广农业产业项目存在较大的风险。帮扶资金有限的工作队决定采用光伏发电这个较为稳妥的扶贫方案。

  基本做法是以省市县各级扶贫资金在全县19个经济薄弱村整体实施光伏发电项目,建设80-170千瓦规模不等的村集体分布式光伏电站,为部分低收入户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设备。为稳妥地实施好光伏扶贫项目,工作队先后赴安徽金寨学习分布式光伏扶贫到户经验,赴济南、青岛等地考察光伏企业。同时多次召集县扶贫办、发改、供电等部门共同研究推进光伏扶贫项目,反复论证项目科学性、可行性,协调解决项目推进过程中遇到的政策、技术、资金等难题。

  “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提起分布式光伏扶贫项目,这是帮扶工作队队员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就是说,农民可以自己使用这些电能,并将多余的电卖给国家电网并享有0.42/度的额外电价补贴。”工作队队员,来自江苏第二师范学院的眭春良老师解释道。

  通过分布式太阳能发电,每户低收入人家都能成为微型太阳能电站。眭春良给凤凰网江苏举了个例子,算了笔账:以每户3千瓦规模的光伏发电设备为例,1年可为低收入户增收3000元。而村集体光伏电站每年也将能为经济薄弱村增加集体收入8-18万元,经济薄弱村可利用此项收益发展村集体增收项目,进一步扩大增收面,持续提升村集体经济实力。“这种增收不需要额外的时间精力,而且可稳定收益25年。”眭春良补充道。

  目前,工作队采用的是“工作队+金融+农户”和“企业+金融+农户”两种模式,即每户3千瓦规模,设备成本2.4万元,工作队投入的部分收益全归农户,企业投放的收益部分按比例分成。“这既解决了资金问题,也符合造血式扶贫的要求。”眭春良说。

  截止目前,工作队共筹集省、市、县奖补资金以及后方单位帮扶资金1390万元,在19个省定经济薄弱村建设村集体光伏项目,装机容量达198.5万瓦,部分已经安装完毕并调试入网,部分正在安装,为43户低收入户建设了分布式光伏。

  78岁的贫困户苗伟丰在家编织柳篮,苗伟丰老伴患有脑梗,14年前因患乳腺癌做过乳房切除手术,是个典型的“因病致贫”家庭。通过参加柳艺编织苗伟丰每编一个篮子可赚1.2元。

  如果说分布式光伏扶贫项目可以为那些缺乏劳动力的家庭带来持续稳定的增收,那么,举办一系列劳动技能培训班就是省委驻涟水帮扶工作队针对那些有劳力但缺技能的低收入户而量身定制的精准脱贫措施。

  驻涟水帮扶工作队队员、来自淮阴师范学院王一初老师定点帮扶的是石湖镇方圩村。担任方圩村后,王一初入村入户考察,目睹的是农民“缺思路、缺技能”的窘迫。

  不仅仅是王一初所在的方圩村,“低收入农户传统思想观念落后,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在其他队员们定点帮扶的村庄同样存在。

  据江苏省委驻涟水县帮扶工作队的数据:目前,工作队所挂钩帮扶的19个省定经济薄弱村中共有低收入农户2356户。其中,因病致贫885户,因残致贫143户,因学致贫91户,因灾致贫14户,因缺技术致贫264户,因缺劳动力致贫171户,自身发展动力不足77户。贫困户中大部分人外出务工,但仍有部分具体劳动能力的低收入户因缺乏一技之长,没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无法就业或就业收入不高,无法带动家庭脱贫致富。

  “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包括王一初在内所有扶贫队员们的一个共识。在这个共识下,扶贫工作队办起了职业培训班。

  他们第一期项目是“厨师培训”。师资方面,工作队员刘克忠主动联系金陵职业培训学校,请求他们提供教师。办学场所方面,工作队和涟水中等专业学校商量,让该校作为学员的培训基地。

  万事具备只欠“学员”,可是学员却很难招到。工作队的队员们只能挨个村挨个村的走访,挨家挨户进行宣传。

  为了鼓励村民参与培训班,不仅不收学费,每名参训的学员每天还有20元交通费补贴。培训时间从早晨8点半至下午4点结束,中午免费供应午餐,一期为期20天。

  作为工作队培训项目具体执行人之一,王一初告诉凤凰网江苏,培训学员的学费大多都是队员们向妇联、劳动保障等有关部门申请“化缘”而来。

  第一期“厨师培训”反响意外的好,30多名学员毕业后都顺利就业。紧接着,工作队又办了第二期的培训项目“月嫂培训班”,共115人报名。第三期的培训项目是“柳艺编织”,工作队瞄准的是腿脚不便、年纪大的村民。王一初告诉凤凰江苏,柳艺编织培训班的所有材料费用都由工作队自己出,“培训师父一周去一地进行培训,一天150元。”目前,涟水县已经有5个村完成培训,其中2个村的老人已能自取材料进行编织。

  目前,参加烹饪、新生儿保健、早教、产妇饮食护理、产后康复护理等方面培训的153名低收入农户学员都顺利取得了相应的资格证书。

  工作队举办的系列技能培训班不止于“一训了之”,结业后还为这些低收入户学员们积极联络就业单位,做到有始有终有实效。

  参加烹饪技能培训的低收入农户通过到南京饭店就业和在当地开设小饭店及红白喜事帮办获得了更高的收入;参加育婴员培训班的低收入农户通过月嫂、产妇家政护理等途径实现了就业;参加柳筐编织技术培训的低收入农户,通过参加柳艺编织合作社,足不出户就可以获得较高收入。

  据工作队队长孙国君介绍,接下来工作队还将于11月下旬开展老年人护理培训班、面点师培训班等诸多项目的培训,明年还将探索订单式培训。

  扶贫队员们来自江苏省各个省直机关单位,一些队员的后方单位掌握着一定的社会资源,也为这些扶贫队员调动与共享资源提供了很多便利。在政策、资金许可范围内,后方单位为了支援他们扶贫,都愿意倾力相助。在村民们的眼中,这些来自省里的扶贫干部们善治善能、一身百为。

  工作队队员吴勇来自江苏省体育局,下村驻点扶贫,吴勇仍旧时常穿着一身运动服行走在阡陌间,显得挺拔干练。

  吴勇所任职的祝贤村80千瓦光伏发电站正在村卫生院的屋顶“拔顶而起”,先期20户低收入户已经光伏入户。但在吴勇看来,单单凭光伏仍然远远不能达到致富的目的。

  “让老百姓脱贫致富还是得在土地上想办法”,吴勇想到了推广经济作物种植,在去了安徽等地考察之后,吴勇选定了推广种植葛根。“葛根经济价值较高、易于栽培,对土壤要求不高并且耐旱。”可是村民却丝毫不领情。

  “老百姓心里不想承受这种风险,觉得还不如自己种点水稻一年到头还能保证有吃的。”这位自称农家子弟的吴勇自己从村民手中流转出5亩土地开始种植葛根,他想要用自己行动做个范例。从种植一开始,吴勇就选择与当地的农业科技企业合作,采用最新的栽培技术。吴勇预估今年可产值20-25吨,每亩的利润可达3000多元。

  望着一片绿油油的葛根田,吴勇已经开始憧憬着收获。早已解决销路问题的吴勇希望用一次丰收,来让村民们打消对自己的疑虑。

  来自江苏省委宣传部网信办的扶贫队员刘旭任职的永锋村地处涟水县成集镇,是一个革命老区,位于涟水县城的最西部,毗邻淮阴区、沭阳县。永锋村位于该镇中北部,“地理位置属于内陆村,离交通干道偏远,交通水利基础设施落后;无工业带动,经济薄弱;长期以来缺少外部资源、资金的关注、投入。偏于一隅,村民心理偏保守,缺少能人带动。”永锋村523户村民中,142户是低收入户。刘旭笑称,永锋村系苏北小延安的南泥湾,亟待开发。

  针对村子“村集体经济基本无收入,村内公共基础设施差,农民主要经济来源靠外出务工,村庄日益空心化”的现状,刘旭忧心忡忡,“要做的事情太多”。村里良好的生态,产出丰富的优质农产品,“养在深闺无人识,卖不出好价钱”,刘旭想到了互联网,“要引导贫困群众搭乘互联网快车实现脱贫增收”。

  下村任职后,刘旭一边积极申请资金完善永锋村道路、水利基础设施,兴建光伏电站,解决村里最紧迫的难题。但更多的力气花在电商上,“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进村不久,他就在永锋村风风火火地推广电商,先后带领村干部远赴睢宁、沭阳等地学习农村电商,多次召开村干部、村民代表会议进行专题宣传,并组织收看知名电商村的视频资料。“想尽了法子”。一番宣传推广后,村民无人响应,村干部表示不懂、不会、不敢搞。“一时间压力很大!没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那我来做个示范吧!”

  说干就干!刘旭成立了村集体电商企业,涟水涟心湖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寓意与涟水人民心连心,并注册“涟心湖”商标。办公司是件吃力不一定讨好的事情,他四处奔波,多方联系协调,几个月没怎么休息。证件办理、产品组织、包装设计、网店建设、仓储物流,每个环节务求精细完美,事事操心耗力。淮安易洲设计包装公司总经理见到上门谈业务的刘旭,感动的说“以前扶贫多见过给钱给项目,很少见过亲自扑进去干的,一定要给你最低价格”。

  想到村里的草鸡蛋、手工红薯粉丝、土鸡、羊肉、大米等产品即将要在淘宝、苏宁等电商平台上开始销售,刘旭感觉很高兴又很有压力,几个月的辛苦没白费,“电商长征路才走了第一步,经营路漫漫”。

  走进永锋村,靠近村部的道路边有一幢新粉刷过的房屋格外亮眼,里面设有更衣间、消毒间、打包间、仓储间,布局合理,环境整洁,它更有个亮眼的标牌“苏北南泥湾电商产业园”,墙上刷有激动人心的标语“特色农业+农村电商,两条腿走出脱贫致富路!红色文化+绿色生态,两张牌打响苏北南泥湾!”,昭示着这个贫困村奋力发展的方向和勇气。

  为了生产更丰富的优质农产品,刘旭又开始忙碌在村里打造一个个“有机食品”农场,刘旭豪情地说要将这里变成“苏北小延安的南泥湾,有机食品的大粮仓”,为电商提供源源不断的优质农产品。

  刘旭接下来的想法则是发展乡村旅游,“做生态农业一定要把旅游融入,将来村里也会是个游客来体验优质农产品采摘的地方”,“我想吸引外地打工者回村建设,共同发展,因为两年后我将离开,村庄的未来靠他们,年底要组织动员返乡青年观摩学习电商和有机农业”说完这句话,刘旭攥了攥拳头,站在一望无际的稻田前,迎着扑面而来泥土的香气,仿佛看到了农产品电商的未来正走向新的台阶。

  “有点超出预期,内心很心酸!”这是来自江苏省纪委的扶贫队员宋福波下村后目睹贫困现状后的第一反应。当他看到一位脆骨症患儿因为母亲的去世,家庭境遇更加悲惨后,“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瞬间浸没全身,很快发动同学同事朋友伸出援手。在了解了这位小朋友的情况后,他的爱人带领学生在学校暑假夏令营期间开展爱心义卖,他的大学同学退还了结婚的份子钱,要求转交给这位小朋友,他的另一位好朋友给他微信转账了3000元,他单位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要求每年给予小朋友一些资助。

  这些爱心善举着实让宋福波感动,但他明白,仅仅靠身边人的爱心,难以实现全村精准脱贫的目标。

  任职洪荡村后,宋福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底调查。洪荡村536户农户中,有116户属于低收入户,土地均为沙壤地,产出率和附加值都很低,村里几乎没有集体经济,没有致富能手。较差的基础设施使得洪荡村许多村组道路“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

  宋福波将洪荡村描述为“三无”村落(无集体经济、无丰富资源、无“双强”带头人),与此同时,也找到了因地制宜的发展对策。洪荡村所处的保滩镇地理位置优越,被称为“淮安后花园”,而洪荡村的大片土地紧邻淮涟公路,利用好这一区位优势,提高土地产出效益,好比发现了致富的“新大陆”。

  在与镇领导、村干部和部分群众商量后,宋福波决定发展土地股份合作社,他带领村干部从农户手中流转40亩土地,从南京、淮安等地邀请专业人士进行规划设计,目前正在打造一个集亲子互动、劳动体验、休闲观光、果蔬采摘一站式的“开心农场”,并准备招引资金,在农场旁边建设几百亩水果采摘园。“我们将在这个地方种有机蔬菜、弄烧烤、架葡萄、草莓棚,集中有限的资金资源把这块地理位置绝佳的土地打造好,给城市居民提供一个回归乡间田园的场所。” 针对开心农场内的地块认领,该村提出了“三个1”的脱贫设想,即供认领的地块每1个月每1平方米1元钱,即可成为认领地块的“地主”,种植各类绿色蔬菜,每天有专人负责管理。 “开心农场还未正式向外运营,就已经有二十多人表达了认领地块的意向,几家单位要来此开展活动”,宋福波兴奋地告诉记者。

  今年,宋福波所在的扶贫工作队还完成了低收入户家庭在读大学生捐资助学全覆盖。针对低收入大学生给予10005000/年不等,有的甚至大学四年学费全部捐助,截止当前,共筹集发放资金近百万。正是受到这一启发宋福波和他的扶贫“战友”们发起了“互联网”公益扶贫项目“同心圆梦互联网爱心帮扶活动”。希望调动社会力量,拓宽社会帮扶渠道,探索有效的社会扶贫机制,具体做法是联合慈善总会,利用互联网平台和安全稳妥的光伏项目平台,将社会力量引进精准扶贫,持久稳定帮助农户增收。该活动于今年10月17日第三个国家扶贫日当天发起,引起了广泛关注,累计微信转发量达35万人次,省内部分媒体也纷纷报道转载。

  作为驻涟水扶贫工作队乃至整个淮安地区60多名扶贫队员里唯一的女性,来自江苏开放大学的陈静江相比于男队员多了一份细腻和温柔。

  下村任鲁渡村后,这个人口众多的大村子留给她的第一印象却是“很沉寂,没有自己的特色。”鲁渡村905户村民中,126户属于低收入户。“资源少、交通闭塞、村镇经济几乎为零、思想保守”似乎是这些经济薄弱村经济发展滞后的“通病”。

  很懂生活的陈静江想到了流转出土地,发展“优质杂粮”种植。陈静江成立了“苏放土地股份合作社”,共计113亩土地,首批种植优质糯玉米和绿豆。“我们种植的是苏糯8号玉米和苏绿绿豆,这两个都由农科院研制的,都是非转基因。”

  种植过程中,为了抵消干旱对作物的影响,陈静江在后方单位的支援下,花费6000元购买抽水机。玉米成熟后,如何保鲜成了急需要解决的问题。陈静江主动联系邮局和快递公司寻求支持,还通过微信平台、微店、发动亲朋好友帮忙销售。

  来自南京秦淮区中华门党政综合部的刘克忠任职的南严村位于大东镇东部,距离县城15公里、镇政府5公里。风和日丽时,骑车穿小路行至乡镇,方便又快捷;若遇阴雨天,土路泥泞、交通颇为不便。

  这个不大的村子由13个自然村庄组成,农舍零散地分布在田野的各个角落。村内地势平坦,一条3公里长、3.5米宽的水泥路贯穿整个村中间。

  怀着一腔热血,刘克忠带着资金远赴两百多公里的涟水,投入扶贫工作。经调研发现,南严村入村道路狭窄交通不便、基础设施薄弱、集体经济匮乏。村中77户共262人尚未脱贫,农民收入偏低,帮扶任务较为艰巨。

  充分了解村子的基本信息后,刘克忠巧用现有资源,打造“怡养综合养老服务中心”,并发展以富硒米基地为特色产业的现代化农业。“项目实施后,我们能使村里外出务工的村民家中老人和小孩有人照顾、留在村里务农的村民充分感受到现代化农业发展给村民带来的红利,打造优质稻米基地、现代农业之乡、健康怡养之家品牌。”

  经刘克忠调查统计,南严村60岁以上老人约456人,大多儿女不在身边,农村老人集中养老将成为社会的一个趋势。“这个项目7月29日已经开工。我们计划投入150万元左右,建设能容纳50人的养老院和配套生活超市、乡村卫生室、儿童活动室、阅览室、老人康复中心、健身广场等农村一流健康怡养综合服务中心。项目完成后预计能为村集体每年增加20万元收入。”

  第二步,刘克忠打算争取省扶持资金200万元实施土地股份合作社项目试点,由村领办成立涟水县南严富民土地股份专业合作社,主要从事绿色、富硒种植和销售。“涟水县雪鹭牌富硒米基地在我们村,能增加村集体的经济收入,实现村低收入户增收。项目实施后能为村集体增加收入最少11万元、低收入户每户增收500元左右。”

  未来,刘克忠还有很多想法,“我们要进行村容环境改造、推进农业现代化规模化项目、修缮村自来水三级管网的建设”路在脚下,刘克衷远眺前方。在荒芜的原野下,走出一条平坦大道。

  来自省政府办公厅金融办的褚明晔是这届驻涟水帮扶工作队里年纪最小的队员之一。采访中,谈及为何想来扶贫,褚明晔抛给凤凰网江苏的回答是“不忘初心。”

  褚明晔任职的是梁岔镇费庄村,整村385户居民中有71户低收入户,全村2000多亩的可耕地全是旱田,土壤性质则为沙土地。

  下村一番摸底后,褚明晔认为村子贫穷的症结在“没有好的带头人”。在褚明晔看来,这位带头人即可以是村干部也可以是致富能手,或者二者合二为一。褚明晔想要改变村子里弥漫着的“得过且过”的思想,他希望调动村子的年轻人也一起参与进脱贫致富的战斗中来。

  褚明晔的后方单位作为掌握着社会重要资源与权力的部门,使得褚明晔可以调动与共享更为丰富的后方资源。

  接任费庄村后,褚明晔就开始对村子的基础设施进行升级。今年共投资60万元,为费庄村修建了2条水泥路,其中1条已完工,同时投资8.2万元新修水利。

  褚明晔还在村子里办了农业合作社,种植紫甘薯,并建立了属于费庄村自己的品牌“费记甘薯”。下一步,褚明晔要做的是整合网络销售渠道,扩展销路。

  “其实我理解的扶贫概念很简单,就是让老百姓真真正正过上好日子。”说完这句话,褚明晔推了推镜框,望了眼窗外的涟水县(胥大伟 王晓/文)

猜你喜欢